ľ껭
 
  վҳ Ļ 껭֪ʶ 껭չʾ ϵ ͻ Ϊҳ ղ  
 
ľ껭 Ʒ·
  门神  
武门神 文门神 吉祥门神
  神像  
灶神 天地诸神 钟馗
  年画故事  

  新年画  

  其他  

Ʒϼ
  雕版
  秦琼 敬德--步下鞭1..
  秦琼 敬德--步下鞭1..
  秦琼 敬德--大马上鞭..
  秦琼 敬德--大马上鞭..
  秦琼 敬德--中马上鞭..
  秦琼 敬德--中马上鞭..
  秦琼 敬德--抱鞭锏4..
  ξزׯ껭  
  ǿ껭
  һ껭    
  Ҳ껭    
  ̲ͷ껭   ɽ껭  
  ƽ껭    
    ƽ껭  
     
  н껭    
йĻŲ
йĻŲ
й

   껭֪ʶ > 河南民间年画艺术
 河南民间年画艺术
我国各地分布着许多著名的民间木板年画产地,如始于明代的天津杨柳青年画、山东潍坊杨家埠年画,鼎盛于清代的苏州桃花坞年画等,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最为久远的却是在宋代兴起的汴梁(今开封)朱仙镇年画,无论题材内容,还是印刷技术、艺术风格都具有明显的河南地域文化特色,在民间年画中独树一帜,并对其他地区的年画产生过一定影响。
  
  第一节河南年画的起源
  
  一、原始的自然崇拜观念
  
  据古代文献记载,桃符和门神是年画的最早表现形式,故年画在民间又称“门神画”,发轫于原始的自然、鬼神崇拜的宗教意识。
  
  人类早期,面对深邃浩渺的宇宙自然万象,原始先民们往往难以理解,便生发出“万物皆有灵”的观念,认为宇宙万物都有某种神秘的属性,或者被某些有意识、感情甚至理性的神灵鬼怪所操纵。他们相信通过一定方式来祈告、愉悦、祭享安抚,便可影响或改变自己的际遇。民以食为天,以居为安。居的要素少不了门户。院门、宅门乃至山门、城门,是居家住户的出入通道,不仅构建了先民们封闭的安居环境,而且具有重要的防卫功能。“宅为人之本,人以宅为家”。他们认为门户的众多裨益,必有神祗在起作用。在“万物有灵”、多神崇拜理念支配下,礼敬门神亦为自然,民间建筑宅院都要祭拜五神、占寻吉凶,十分重视宅院的礼仪和禁忌,并逐渐形成了“门神镇宅”、悬挂吉祥物的习俗。
  
  二、桃符、门神的演变
  
  最早形之于图绘的司门之神是神荼,郁垒。古籍《山海经》记载了这一习俗由来:“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郁垒,主阅领万鬼;恶害之鬼,执以苇朔而以食虎。于是黄帝乃作礼,时以驱之,立大桃人,门户画神荼、郁垒与虎,悬苇索以御;凶魅有形,故执以食虎。”《周礼•夏官•戎右》云:“赞牛耳桃茢。”郑玄注云:“桃鬼所畏也。”《战国策•齐策》中有:“土人语桃梗曰:‘今子东国之桃木,削子为人,假以丹彩,用子以当门户之厉。’”可见,以桃木守门户的风俗春秋时代已经形成。
  
  及汉代,已出现刻在石雕或砖雕上的神荼、郁垒的人形图像。这在密县、南阳的画像石、画像砖上可以见之,到南朝时,便有了纸绘的门神。南朝梁宗懔的《荆楚岁时记》就记载了此风俗衍变的情况,魏晋之后,民间便盛行雕刻桃木人,以当神荼、郁垒。后来,人们嫌刻木人麻烦,便简化为在桃木板上画上二神形象,或写上二神名字,或画上符咒,或写上吉利语,于除夕下午挂在门两旁,称之桃符,也有的叫桃板,宋代陈元靓的《岁时广记》中引用《皇朝岁时广记》载:桃符之形制,以长二三尺、宽四五寸的薄木板制成,上画神像狻猊白泽之属,下书左神荼、有郁垒,或写春词,或书祝祷之语。以后,书写两神名字的桃符演化成了春联,刻画二神形象则演化成了门神画。
  
  门神与桃符从最初的求神保佑而变为民间习俗,从民俗学的角度来说,门神的出现,并广为流传,是古人受到各种自然灾害和社会压迫的威胁,感到无力摆脱,只能盼望神灵的保佑。门神的功能作用,正适应了人们这些要求。
  
  第二节河南民间木版年画的题材
  
  木版年画表现的是民间百姓在岁末对新一年生活的希祈,反映的内容从最初单一的驱鬼除邪到祝福纳祥,逐渐走上喜气洋洋,有社会生活、有历史故事,题材日趋丰富,大体可分以下几类:
  
  一、门神年画
  
  门神年画是年画主要的传统题材。汉代时,人们就将神话中的神荼、郁垒画在桃木板上,与除夕挂于门前,驱鬼除邪,此风俗一直延续到初唐。但神荼和郁垒只是门神,并非真正的门神年画。惟当造纸和雕版印刷发明后,将神荼、郁垒大量印制于画纸上,才为真正意义上的门神年画。
  
  (一)门神新形象——秦琼、尉迟恭
  

 


  初唐名将秦琼、(图一)尉迟恭成为门神则是唐以后。宋、明城市经济繁荣市民文化生活亦随之丰富,民间勾栏瓦肆,说唱艺术非常活跃。话本小说《三教源流搜神大全•门神二将军》记述了秦琼、尉迟恭成为门神的原由:“唐太宗不豫。寝门外抛砖弄瓦,鬼魅呼号……太宗以告群臣,秦叔宝出班奏曰:‘……愿同胡敬德戎装立门外以伺。’太宗可其奏,夜果无警。……因命画工图二人之象……悬于宫掖之左右门,邪崇以息。后世沿袭,遂永为门神。”
  
  门神年画往往成双成对,且为固定搭档。过去民间宅门多为两扇门板,门扇成双,门神自然也成对,左立神荼,右立郁垒;左门白脸秦琼,右门黑脸尉迟恭。
  
  (二)门神信仰习俗的演变——武士门神和祈福门神
  
  随着社会生产力的进步、人类居住环境的变化,大自然、猛兽等灾害逐渐退居次要,门神内容也悄悄地发生变化。宋代以后,年节中的娱神风俗开始更多地具有娱人的作用。年画中的门神形象也多转向人间,发展为武士门神和祈福门神,神荼、郁垒也由山上神祗演变为现实社会中的将军,表达着年节时的祝福。
  
  1.武士门神
  
  武士门神,传说称为“户尉门神”,也有叫做“镇殿将军”。武士造型魁梧、强悍,面目不在“可惧”,而是以甲胄兵器显示神威,构图追求可悦,即使画为横眉立门,也以憨态莽气可人。
  
  武士门神名单,长长一串,多选自历史人物、传说或小说人物,皆为妇孺皆知的良将忠臣、英雄好汉。如马武与姚期、关羽与关云及周仓、赵云与马超、裴元庆与李元霸、孟良与焦赞、岳鄂王与温元帅、徐延昭与杨波、穆桂英等。
  
  需提及的是,唐代以后,寺庙门扇上画门神,这对世俗门神信仰也产生一定影响。一般寺庙门前的哼哈二将、天王殿里的四大金刚,也都是具有门神的作用。因为他们均为护法神。哼哈二将是佛教中守护庙门的两个神,形象威武凶恶。《封神演义》中把他们描写成有法术的监督押运粮食的官,一个鼻子里哼出白气,一个口中哈出黄气。
  
  2.祈福门神
  
  祈福门神专为祈福而用。随着社会生产力及文明的发展,人们对生存环境的恐惧感逐渐减少,生存的渴望已不再是重要问题,关注点亦逐渐移向生活的质量,即对生活的期望,于是福善、长寿、喜庆、富贵、吉祥、平安便成为民间百姓千古永恒不变的追求。
  
  宋代以后,木刻年画广泛进入寻常百姓家,只有驱鬼镇宅功用的武士门神已不能满足人们生活中的多种精神需求,“吉者福善之事,福者嘉庆之征”,借助年画,祈福纳吉,祈福门神便应运而生。
  


 


  在百姓心目中,福有着多彩内容。《尚书•洪范》中记载了何谓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道,五曰考终命。”在民间,“五福”又被解释为“福、禄、喜、寿、财”。最初的祈福门神,是在武士门神基础上,复加爵、鹿、福、喜、宝、瓶、鞍等状,利用汉语谐音及象征讨取吉利(图二)。如爵樽,意指“官爵、爵位”,鹿接音“荣禄”,瓶鞍谐“平安”之意。这是一种常用的取“字孅”的民间美术形式,由此也形成了中华民族特有的民俗内涵。过去,民间文盲众多,但因其义是象征与谐音,人们对此无不心领神会,容易被众多百姓理解。
  


 


  以后便出现了文官门神,开祈福门神之先声。文官门神以天官居多,天官实为三官之首,三官为“天官、地官、木官”,源于道教。天官号称“赐福紫微帝君”,又称“赐福天官”。民间以天官为福神,同时与禄、寿二仙并列,即福、禄、寿三星,又称“三星高照”,一般都贴在堂屋正门或老年人居住房门上。此类门神头戴乌纱帽,身着一品绣鹤朝服,腰挂玉带,右手或抱象牙芴板,或执如意吉祥器物,眉清目秀,白镜子脸上再配上五绺美鬂。寿星,古人又称为老人星或南极仙翁,光额白须,执杖捧桃,笑容可掬。就连钟馗除持械站岗外,也承担起祈福职责,有画钟馗手执如意,携一小鬼,小鬼双手举盘,盘内有柏叶与柿子,以寓百事如意。近代河南朱仙镇的年画《钟馗头》(图三),画面就是钟馗头部特写,形象威厉而不恐怖,钟馗一手握毛笔,一手执纸卷,上书“大吉大利”字样。
  
  民间百姓对神的崇拜,基于实用的态度,佛、道、儒、三教九流都信,只要对自己有好处,便尊敬供奉之,希望这些“神”能帮助解决一年中所遇到的难题,保佑诸事遂心如意。因此,祈福门神多各有功用,以喜气洋洋为风格。除却福、禄、寿三星,还有麻姑献寿,龙王治水;敬一方城隍、九天玉帝、礼拜财神;祭上天言好事的灶王、保佑子女健康的张仙、送子降幅的观音,甚至礼拜车马神、场神、圈神等。
  
  老百姓们以“门”为表现场所,臆造了一个“神”的世界,仿佛这些福祉神灵可在新年的喜庆氛围中降临人间,给他们带来一年的吉祥。因此,请门神,便成为民间欢度春节时的重要习俗。乡村百姓,不论穷富,门房大小,都要贴张门神。民俗上如不贴门神之家者,必是丧亲之户。一般父母亡守孝三年不得贴门神。农历腊月二十八为贴门神之日,按民间习俗,门神贴上门,讨账人就不得进于宅内,可缓逼债之苦。
  
  二、小说戏曲年画
  
  小说戏曲年画是随小说戏曲兴起而发展为年画的另一主要题材。民间年画和地方戏曲的繁荣为戏曲年画的产生带来际遇。
  


 


  唐宋以来,随着城市经济的繁荣,适应市民文化的说唱、话本、戏曲等逐渐兴起,尤其是宋都东京汴梁城,勾栏瓦肆林立,杂剧、影戏、傀儡、弹词、说唱及杂耍、历史话本、公案传奇十分兴盛。元明清时活跃的小说创作又为戏曲发展提供了蓝本,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封神演义》、《杨家府演义》、《红楼梦》(图四)以及“三言二拍”等,其人物故事都在民间广泛流传并演义成戏文。河南又是戏曲之乡和评话的发源地,说书唱戏普及于城市乡野,凡遇节庆、庙会都要唱大戏,“郭外各村……递相演唱,农叟渔夫聚以为玩”。过去,劳动人民多目不识丁,除听书看戏外,很少有其他文化活动,且戏曲演出,多在新年、庙会、赶集中,又有地域限制,不能随时处处都有戏看。戏曲年画的产生,成为填补戏曲时间和空间商空白的一个载体,顺应了民间百姓对戏曲的热爱和精神上的需求。因此,戏曲年画一经出现,便深受百姓们的欢迎。
  


 


  河南戏曲年画表现戏曲大体有三种形式,一是仅仅刻画戏曲人物的角色形象,人们可以根据这个任务造型联想戏曲的情节(图五)。二是将一出戏的某一情节表现出来或将两个不同的情节串联在一起,一般都是舞台剧的实录,如表现武将骑马,也是让手里拿个马鞭。三是比较充分地发挥美术造型的特点,把戏曲人物放到实景中去,有楼台亭阁、山水桥梁;文官坐在轿中,武官骑在马上。
  
  戏曲年画的最大特点是在绘画艺术中融进戏曲艺术,使画中有戏,戏中有画。画既是戏,戏既是画,戏画合一,使观众在欣赏绘画的同时,也能欣赏戏曲情节。
  
  三、生活、娃娃年画
  
  随着社会发展,城乡新年活动丰富,年画题材也开始反映百姓的日常生活,其内容多是他们亲切和熟悉的事情。如表现劳动生产的“男十忙”、“女十忙”,把男子、妇女在十个气节中的活动,概括到一个画面上,表现了农民们辛勤劳动、热爱生活的场面。还有“春牛图”、敬老育幼的“二十四孝图”、“教子图”,反映节庆的“正月十五闹元宵”、“同乐新年”;反映历史人文逸事的“周子爱莲”、“李白醉酒”、“踏雪寻梅”等等。
  


 


  以美女娃娃为内容的年画,表达着百姓们对家庭美满、后代健康、生活幸福的憧憬。美女题材主要是古装仕女,有表现历史传说中美人的“十美图”;表现驰骋沙场女英雄的“花木兰”、“穆桂英”;表现神话传说中的“嫦娥奔月”等等(图六)。
  


 


  娃娃年画,也成童子神,皆为民间喜爱的健美、聪慧、眉清目秀形象,常通过孩子手中所拿器物如荷花、牡丹、瓶、灯;(图七)坐骑动物如麒麟、狮、虎、牛、鸡;配饰的祥云、桃、石榴等图案,以象征、寓意、谐音来表达对美好生活的祝福。
  
  第三节朱仙镇木版年画
  
  朱仙镇木版年画在河南民间年画中最为古老、最为普及,亦最具代表性。其兴盛、发展无不与中原地区的政治、文化、经济紧密相连;其流传地域广泛,影响带动了中原、江南、西北等广大地区民间木版年画的勃起和繁荣,被誉为民间刻板印刷年画的开端。
  
  一、汴梁——首开木版年画之先风
  
  宋人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中记载“近岁节,市井皆印卖门神、钟馗、桃板、桃符及财门纯驴、回头鹿马、天行贴子”;记述皇城正门“朱雀门外,及州桥之西,谓之果子行,纸画儿(年画)亦在彼此,行贩不绝”;记载宣德楼前“至州桥投西大街、街北都亭驿,相对染家、珠子铺,余皆卖时行纸画(岁时节令画)”。有关汴梁木版年画的普及及岁末张贴门神盛况的著述,在宋人的典籍、杂记中屡见不鲜,陈元靓的《岁时广记》、高承的《事物纪元》、叶梦德的《石林燕语》、顾张思的《土风录》等文献,都有类似记载,从而证实着河南汴梁民间木版年画的领先之风。
  
  汴梁木版年画是北宋活版印刷广泛应用于民间世俗文化的产物。它孕育于汉魏早期的神袛门神(如南阳、密县的汉画像砖中可见的神茶、郁垒之门神),是唐末形成的将军门神秦琼、尉迟恭、辟邪门神钟馗及民间艺人手绘装饰门画的衍续,其内容、风格与中原古老的传统文化嘻嘻详细,一脉相承。
  
  二、古镇风情——朱仙镇木版年画的兴起
  
  北宋公元1127年4月,金兵夺取汴梁,昔日繁荣的雕版印刷中心亦遭浩劫。后随着黄河的频泛、决口及改道,汴梁的木版年画作坊日渐萧条,逐渐迁移到了朱仙镇。自始,汴梁民间木版年画便以其新产地——朱仙镇而扬名面世。朱仙镇成为木版年画的中心,开封地区的年画也被统称为“朱仙镇木版年画”。
  
  朱仙镇据开封城南22公里,其镇北一个名叫仙人庄的村子,相传是战国时协助信陵君窃符救赵的魏国名将朱亥的故里,后以朱亥的被封仙而得名。
  
  朱仙镇自唐宋至明清期间,一直为商业重镇。镇内百货云集,店铺商号鳞次栉比。明代中叶,朱仙镇即与湖北汉口镇、江西景德镇、广东佛山镇并称为全国“四大名镇”,各省商贾巨富建有“山西会馆”、“陕山会馆”、“安徽会馆”、“福建会馆”等。清嘉庆六年(公元1801年)在镇中建起的“悬鉴戏楼”与岳庙、关庙、鲁班庙、小关帝庙等戏楼,常年演戏祀神,香火袅袅庙会之多甲于诸地。
  
  这些庙宇不仅展现着明清古朴秀雅的古建筑艺术,而且造就了当地一大批民间艺匠。庙内各种古色古香的神像、泥塑、石雕、壁画等民间艺术,质朴稚拙,相互辉映。尤其是文武人物、天王金刚、将军门神、形姿百态,比比皆是。
  
  朱仙镇还盛产纸张,最著名的特产就是红纸。当地人说这是因朱仙镇的水好,造出的红纸色泽鲜艳,久不变色。民间土造的纸还有草纸、粉帘纸、帘丝纸、木胎纸、二贡纸等,这些棉纸柔软、吸墨、托色、印刷效果平展、耐晒、不易磨损,十分适宜印制年画。
  


 


  朱仙镇这些优越的地理环境、发达的商品经济、众多的民间艺术形式、悠悠的古镇土俗风情,都为木版年画的兴盛发展奠定了深厚的基础(图八)。朱仙镇木版年画在这丰腴的沃土中,携带着挥之不去的浓烈的中原乡野气息,蓬勃于世,历经千年,依然活跃于民间,长盛不衰。
  
  三、朱仙镇木版年画的特点
  
  朱仙镇木版年画,在长期的发展中,无论制版技艺、色彩炮制还是图案造型,都洋溢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和民间艺术情趣,形成了自己鲜明的特色。
  
  (一)木版与镂版水色套印相结合的制版技艺
  
  民间木版画是以版位媒介并可印出多份原作的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与手工绘制的年画有本质的区别。
  
  朱仙镇木版年画采用木版和镂版水印套色工艺,即刻板分为线版和色版,一般六版为一套,多则九版。
  


 


  线版俗称“黑批”或“墨批”,梨木为之,厚约寸许,版画刨平后涂一层香油,再以开水冲洗四五次(图九),使木质松软。坯版人物造型继承传统线描的技艺,有阴、有阳,粗细对比强烈,脸谱造型融会戏曲明暗开脸和装饰勾画的手法,刀法粗犷,整体感强,具有中原地区独特的敦实、健壮风格。
  
  镂版俗称漏版,一般设置为槐黄镂版、水红镂版。朱仙镇的镂版刷印采用的是传统的故发印制技术,先用素纸数张裱厚,浸透黄蜡或桐油,凉干厚将需套印之处镂空,用色漏于画纸上。此乃民间古法印画之密,已不传,惟见于朱仙镇。宋代赵希鹄在其《洞天清禄集》中称之为“响拓法”,至今仍为民间艺人承袭使用。
  


 


  开印时,先印黑色主版,其次是用于须发等西线的“二黑板”,然后依次为黄、朱红、橘黄、绿、紫、蓝、水红、金银等版(图十),色版为一色一版。由于印刷时采用透明水色,所以套版印刷后,色彩上微显木纹,质感力度隐约其间。
  
  (二)中药材炮制的艳丽色彩
  
  色彩是民间年画中重要的造型因素,以渲染气氛、刺激视觉的对比色为主。朱仙镇年画色彩大红大绿,鲜艳、跳跃,十分适宜广大农民百姓的欣赏习惯。
  
  朱仙镇的年画制作,多取自天然植物,采用中药材和一些矿物质,精心炮制,工序复杂,工艺古老,有此拓印出的年画,色泽艳丽,久不脱色。各年画作坊都有艺人专门调配制作,虽各有差异,但炮制的原料和方法大致相同。
  
  墨色,用油烟、松油的黑色加入细白面熬成粥状糨糊,盛于缸中,加盖发酵后即可使用。这种墨色印出的线条有凸起效果,黑而发亮。
  
  水墨色,即淡墨色版,如同工笔画在墨线上附加以淡墨渲染,入眼矇、头发、胡须等地方。这种水墨色,采用油烟、松烟、明胶或桃胶,以茶叶水调制,使墨色黑中有古铜色调,层次加重耐看。且因茶叶水调制,年画可互不粘连。
  
  槐黄色,是一种鲜艳透明的亮色调,与柠檬黄、明黄相似,采用“中国黑槐”(河南称“本地槐”)开花前的槐籽,经曝晒,榨烂,加生白灰水漂出黄色,用五倍子、明矾熬制,过滤去渣,再用明胶水调制而成。
  
  木红或水红色,采用苏木红的刨花,加五倍子、生白灰、明胶水调制。其色如暗红枣色,但透明,印在黑色套版上沉着厚重,与黑色线条相辅相成。
  
  葵紫色,采用紫葵花、紫花,加五倍子、明矾熬制。其色印在画上呈重紫色,跳跃而夺目,又与墨线融合。
  
  素丹色,也称丹黄、广丹,类似橘红色,从铜粉中提取广丹,加热干炒,用热水加明胶,搅拌均匀而成,印出的色泽效果,鲜艳透明。
  
  苦绿色,色调如青铜锈绿,采用铜块加硫磺产生的铜锈,再加五倍子、明矾、明胶熬制而成。印在画面上,呈橄榄绿色,与墨绿相糅,沉着稳重,不艳不躁,古色古香。
  
  套金色,采用金色铜粉末加酒,掺明胶调配均匀而成。该色用于印制较为考究的年画中,门神武将的盔甲、战袍上的金线、花纹,或天地全神的纹样图案上,使其达到金碧辉煌的效果。
  
  (三)饱满的构图与夸张的人物造型
  
  朱仙镇木板年画的布局构图一直传承传统技法,整个画面饱满、紧凑、严密,上空下实,空白地方较少,空白处又多饰以商家店号、画题或云纹、动物、花卉等。人物安排上,主次分明,主要人物大,次要人物小。画面人物与道具、面部与服饰,疏密相间,安排巧妙。一对门神的两个人物,往往采取大动势,完全对称,局部处理略有不同,装饰性很强。
  


 


  朱仙镇木板年画的人物造型古朴、浑厚、庄重、大气,毫不矫揉造作,不仅被美术界所推崇,而且为民间百姓喜爱。其造型原则遵循的是古人的意向造型,不求形似,只求神似。站神顶天立地,威武健壮,比例不按常规,敢于浪漫夸张,人的头能占全身的三分之一,突出头脸,身躯粗壮,骑的马则很小,看到人脸,就可知其性格。诚如宋人吴自牧在其《梦梁录》中所记:“公忠者雕以正貌、奸邪者刻以丑形,亦蓄寓褒贬于其间耳。”(图十一)在脸部刻画上,又夸大了眉眼的比例,更为别致的是,眉角上翘的双眼皮之间,施以红(橘黄)纹,且上眼睑处必印一弯金银色,使之生动传神,容颜古秀。此形式亦为朱仙镇年画所独有。
  
  人物的动态造型,则吸取借鉴戏曲舞台人物造型,如戏剧武将的挺胸亮相、横枪跨马、耸肩甩腿、马步弓腿等,在武将门神中都有所体现。人物线条也较粗犷、曲直挺拔,富有动感韵律。
  
  鲁迅先生对朱仙镇木板年画十分喜爱,赞其木刻刀法雄厚、朴实,称之为富有民族色彩的制作。他说:“河南朱仙镇年画,绍兴称之为’花纸’,我看是好的,刻线粗健有力,不似有些地方印刷那样纤巧。这些木板年画,不染脂粉,人物无媚态,很有乡土味,具有北方年画的独有特色。”
  
  (四)朱仙镇木板年画创作画理和口诀
  


 


  朱仙镇木板年画来源于民间,产自民间,流传于民间,反映着劳动人民淳朴的审美观念和民间情趣。千百年来,民间画工们的技艺、作画的经验,多以口诀的方式代代相传,并由此形成年画创作上一整套的话理和口诀,以及程式化的绘画语言。在人物构图造型上有“要想门神好,头大身子小”、“头如笆斗,虎背熊腰”、“武人一张弓”等。(图十二)在色彩表现上有“画面无正经,新鲜就中”、“红靠黄,亮晃晃;软靠硬,色不冲;黄配紫,难看死”等。在人物形象上有“将无脖项,少女无肩。佛容慈祥,神像威严。贤人目聪,美女丹眼。文神岸然,武神强悍”。武门神画决为“金盔银甲刀剑矛,仰首挺腹绿战袍”;“怒发冲冠红脸汉,红黄令旗插背肩”;“护心宝镜闪光毫,武士腰带系腰边”;“剑眉凤目生威严,五绺黑濈挂嘴前”。文门神画决为”春色何须竭鼓催,君王元日领春回;牡丹芍药蔷薇开,都向千官帽上来”。钟馗的画决为“紫黑脸,铃铛眼,獠牙绿胡朱红口;头中倒钟眉如帚,彩暨如云挂满脸,官帽一顶蝙蝠煽”。美女的画决则尽量表现窈窕婀娜的娇美身姿和俊秀面貌,如:“瓜子脸,丹凤眼,柳叶眉,樱桃小嘴通关鼻。”“水蛇腰,随风摆,头弯手摇喜眉梢。”画娃娃的口诀为“大眼小鼻没有脖,丰腿肤润大脑壳;手脚短肥臂儿饱,眉弯嘴翘丰脸庞”。
  
  第四节河南各地民间年画
  
  一、朱仙镇木版年画的传衍
  
  河南乃至全国各地的民间木版年画,其产生和发展都或多或少地与汴梁及朱仙镇木版年画有一定的渊源关系。
  
  北宋钦宗赵桓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北宋亡于金后,东京汴梁大批民间雕版艺人四处逃散,被金人掳走的艺人将木板年画技艺传入金人的都城平阳(今山西临汾),使平阳一时发展为中国北部年画的集散地。随着金人的南移,又从平阳传入晋南、陕南、河北、山东潍坊、高密等地。据洪迈《容斋三笔》记载,金辽进兵中原,工匠北迁为奴,不少画工因畏北国严寒,躲避天津杨柳青,杨柳青年画也由此兴盛,故有“北宋(院体)画传杨柳青”之说。
  
  留在本省的民间雕版艺人,多返回各自原籍,继续以技艺谋生,或在当地重新拼凑班子,或与外地搭伙儿,或带一两个徒弟单独制作。于是,大大小小的年画作坊,在全省各地也慢慢发展起来。随着黄河改道南移,朱仙镇成为木板年画中心,在明清时期,红火一时。清末民初时,朱仙镇年画作坊曾由300多家减少到40余家,山西、陕西、安徽、福建等地商人都在朱仙镇开设年画作坊,较大商号多由山西人投资营业,有的作坊多达300人,其刻板、印刷技术基本上都是本地人操作。20世纪30年代后期,抗日战争爆发,黄河不断泛滥,交通阻断,外省人在朱仙镇的作坊逐渐撤离,本地作坊多也倒闭或转卖,大批雕版艺人再次四散流离,返乡谋生,从而再次促使朱仙镇木板年画步入寻常百姓家,在全省各地普及、传衍开来。
  
  二、省内民间木版年画印制和集散地
  
  民间木版年画遍及全省各地,就其板式、内容、题材来说,多为朱仙镇木版,
  
  年画的承传,各地大都存有朱仙镇年画的木刻原版或仿制翻版,艺术风格与朱仙镇基本一致,但在题材、仿制方法上各有不同,有些在技巧上甚至超过朱仙镇水平,表现出自己的地方风格。
  
  豫东民间年画除开封外,主要集中在中牟、尉氏县、商丘市、周口市。
  
  豫西的年画集散地集中在嵩县、卢氏、洛阳、灵宝等县。其中嵩县、卢氏县都保存不少朱仙镇木板年画的原版。
  


 


  卢氏县位于河南西部山区,其县五里川乡南村段家住宅,过去被称为“门神局”,这是一种元代手工作坊的称号。据说,段家祖先段梦飞曾购买很多上等木料,请木匠做成木板,(图十三)但尚未雕刻便病故了。其后人承继先业,先后从洛阳、南阳老河口等地请来雕版名师,历经三年,刻成大小门神版、灶神版2000多块,又从洛阳请来印刷名师,在五里川集正式开设了“中和老店”,销售木板年画。每年入冬,用人担或牲口驮行销洛阳、马山口及全省各地,甚至远销陕西、山西一带。
  
  嵩县保存的朱仙镇原版中有八块“上八仙”线板。八仙各骑瑞兽,人物动态生动,衣纹转折起伏如写生般真实,线条与山西永乐宫壁画风格相似,刀法洗练,刻画精致。八仙属唐代道教,是民间木板年画常见题材,这套八仙原版,从人物面貌及白描勾勒的手法上看,具有元代年画风格。
  
  豫南地区的年画集散地主要集中在南阳、正阳、汝南等县。汝南县城中心的二龙里街曾有“兴顺老店”等十几家年画作坊,该县文物管理所现保存着20余种十分完整的木刻原版线刻、40余套色版,年画多为各式门神,较有特点的是八仙门神,画面中心刻以文门神,下有八仙童子,这在其他地方较为少见。年画上多印有“兴顺老店”字样,具有明显的清末特色。正阳县的原版门神为彩印,色泽浓重。
  
  豫北年画集散地是安阳、新乡、获嘉、滑县等地。新乡市的年画题材多为馗头门神。新乡市博物馆现存有清代时期1.5米长的木刻线板,内容是天地全神和家堂神轴。其雕刻技法纯熟,线条精细,严谨有力。且在那么大的木板上,无一处败笔和错线,与朱仙镇的粗犷线条有明显不同。
  
  获嘉县的照镜镇樊庄,制作木板年画又300多年的历史,题材种类广泛,有门神、神像、灯画、影壁画等,木刻套色水印,绘刻线条粗犷,构图饱满,色彩明快。所印刷的“天地全神图”与朱仙镇的’神佛仙姑诸神图像”十分相似,是一种包罗万象的诸神聚会,集佛、道、三清、明教、儒家为一体。滑县南乡印制的多为翻版木板年画,品种比较齐全,广销当地民间。

ˣ一帆
ʱ䣺2011��1��30��
ѱ 1765
 
Ƴɺľ껭     ľ껭  
ַʡ껭һ26   ʱࣺ475131
绰0371-27332088 䣺kfyifan@163.com ֻ΢18738996620
ICPţ ԥICP06012117